影子人生(选段一)

吉安迄今为止,累积为客户创作及编辑书稿50余部,总字数逾1000万字,其中的代表性作品有《信仰的灯塔》、《沧桑》、《跨越山川云终开》、《掰直命运的拐点》、《将自己所爱许以余生》、《将每一个角色做到》、《人生座座山》等;累积创作中长篇小说8部,总字数逾350万字,分别为与百度签约的《小恩似恩,大恩如仇》,与天涯签约的《人妖殊途之生死恋》,与礼智文化签约的《寻找对等的爱》、《断爱·一树花雨》、《影子人生》、《村里人的人生观》、《曾嗅花柳之屌丝崛起》、《弥道》,全部小说分别在QQ阅读、掌阅及迅雷阅读

001 鸟窝里有麻蛇

都说小时候调皮捣蛋的孩子长大了容易成事,现在看来,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时间正好是七月份的暑假,火热的太阳像是从牢笼里挣脱出来的猛兽,好似要把大地烧焦似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燥热,沟里的泉眼干了,唱歌的蝉儿息了,树上的叶子蔫了,地里的庄稼萎了,只有农民伯伯,还在顶着太阳,继续着跟祖祖辈辈一样繁重的劳动。

下午,太阳西斜。

“王锦礼,王锦礼……快出来。”

王锦礼听到有人喊他,把书和本子扔到一旁便出去了,到大门外,四处望了望,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刚准备进去,却看见柳树的树杈上有黑乎乎的一团,王锦礼走近一看,王宗才爬门前的柳树上,右手挥舞着马刺,左手指着房子后面的崖面。

王锦礼知道,王宗才又找他一起掏鸟窝。王锦礼招了招手,让他先下来,虽然他也想去,可作业还没做完,怎么给母亲撒谎呢?以前假装拿着书,说房子里太吵,要去外面背书,母亲允许了,可当母亲得知他去掏鸟窝,气得七窍生烟,那崖面子少说也有三四米高,他们爬崖面的时候就抓着些枯根残枝,万一弄不好,摔出个里长外短,缺胳膊少腿的,要看病花钱不说,要是万一丢了命,找谁说理去?

要命的是,那一次他们俩没掏出鸟蛋,把马刺伸进鸟窝缠了好几圈,拉出来一看,马刺上只有几根草。可王宗才平日里明明看见有鸟飞进去的,现在又是产蛋的季节,蛋呢?鸟窝呢?

胆大的王宗才将手伸进了鸟窝,他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还会动,难道是已经孵出小鸟了?可他又立即感觉不对劲,因为这个软乎乎的东西很长,像棍子一样粗,还会动,他全身发软,心跳一阵一阵的,突然间感觉手脚不听使唤,“哇”地一声从崖面上掉了下来。

毫无疑问,鸟洞里是一条麻蛇,专吃鸟蛋和幼鸟的,当然,如果成年鸟被逮住了,照样也是它的美餐。

鸟窝里有蛇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大家见得多,看得多,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但真正把手伸进去摸到蛇的,王宗才可是方圆几百里人家的出人头地的个,虽然他也被吓得不轻。

王宗才胆大,常吹嘘自己不怕鬼,为此还专挑大人说晚上有鬼的地方走了好几次夜路,向伙伴们证明自己不是吹的。可胆大归胆大,这种旱地里爬崖面的大麻蛇不是水里游的菜花蛇,它毒性很大,村里老年人经常给他们讲麻蛇咬死人的故事,尽快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认为那是大人们拿来唬他们的,可蛇有毒,那却是公认的事实。因为被蛇咬死的鸡鸭,村里人从来不吃,也为了怕扔掉后被狗找到,所以直接埋掉,虽然他们一年吃不上几回肉,但谁都不愿意冒这个险。

好在这个鸟窝距离崖面不高,虽然摔了一个倒栽葱,但也只是蹭破了点皮。准备在地上接鸟蛋的王锦礼还以为他没抓牢不小心掉了下来,见他一副狼狈样,忍不住发笑。

可他掉下来半天都起不来,脸色还黄得难看,王锦礼以为他是不是伤到什么地方了。王宗才虚晃着右手,示意王锦礼将他拉起来。他一边起身一边说:“锦礼,鸟窝里有蛇,我们快走。”

麻蛇虽然会爬崖面子,但毕竟身子长,不像猫和松鼠那么灵活,尤其是饱餐一顿的蛇,平衡能力很差,搞不好出了鸟窝会掉下来的,要是万一掉到王宗才的身上……咦,想想都害怕。

王锦礼赶忙扶着王宗才远远地坐在了路边,不一会儿,这只麻蛇真的从鸟窝里探出了头,它准备从崖面上下来,但却真的扑通一声掉了下来。这时王宗才感觉自己真的很幸运,可能真的是睡在坟地里的奶奶在保佑他,他这几天做梦都梦见了奶奶。

见蛇走远了,两人这才平复了下来,王锦礼心里奇怪,王宗才把手伸进去,蛇怎么没咬他呢?

王宗才害怕在王锦礼跟前失了面子,他咬咬牙,就算装也要装出“胆大王”的样子,反而故作地说道:“锦礼,你说你有这胆吗?别说有蛇了,现在蛇走了,你把手伸进鸟窝试试?”

王锦礼才不着他的道,鬼知道这条蛇是不是单独行动的,说不定还带着家属,而掉下来的这条蛇只不过是出来探路的,要知道,动物也是很有智慧的。不过他很好奇地问道:“宗才,你说这蛇为什么没咬你呀?”

这个问题王宗才也纳闷,不过他回过神来,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王锦礼想知道,那还是要吃点亏的。

“叫我一声大哥我就告诉你。”王宗才咧着嘴说。

这种吃亏的事情王锦礼才不愿意干呢,虽然他没有王宗才鬼点子多,成绩也没他好,但他们都是1989年生人,而且,他足足比王宗才大了两个月。可每次当王锦礼说起这个事,王宗才总有理由,“我叫王宗才,宗才就是总裁,你叫王锦礼,锦礼就是经理,你说总裁大还是经理大?”

他们俩的名字都拜王宗才的父亲王一一所赐,他父亲是村里的老师,虽然只读了高中后便因家穷而被迫辍学了,但能读到高中,在村里人眼里,早已经是一个大知识分子的形象了。所以孩子出生后起名都来咨询他,为了寄予自己“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梦想,他给孩子起了这两个名字。

王宗才得意地看着王锦礼:“到底是叫还是不叫啊?”

王锦礼被心里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很想知道,王宗才伸进鸟窝的那只手到底发生了什么离奇的故事,竟然可以毫发无损地出来?虽然蛇很少主动咬人,但如果接触到,会反攻,会正当防卫的。

王锦礼嬉皮笑脸地说:“让我叫也行,不过你要是说不出个道道,敢瞎说蒙我,我叫一声,你得叫我两声,给我加倍还回来。”

王锦礼叫了一声,王宗才觉得不过瘾,直到叫了三声以后,王宗才这才算满意,他全然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惊吓,反而捂着嘴咯咯地笑,王锦礼以为他被骗了,立即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要账的架势。王宗才这才说道:“说你傻你还真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不懂呢?”

王宗才故意卖账,急得王锦礼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看。

“你想想,鸟窝那么窄,我们伸进去一只胳膊都很勉强,那蛇怎么掉头呢?我摸到的肯定是蛇尾巴,再说了,蛇刚吃饱,还没消化呢,没什么战斗力,让你吃饱饭立即跑个一千米,你乐意吗?”

002 晕倒后的母爱

王锦礼明白了,摆明了,王宗才是运气好,要是摸到蛇头,指不好他爸妈正在呼天抢地背着他找大夫呢。

“我一会儿到我奶奶的坟头给烧纸去,你陪着我去。这次大难不死,肯定是我奶奶在保佑我,她活着的时候可疼我了。”

“我不去。”

“你不去,我就把今天的事情兜出去,看谁难受?”

“好,我去,你千万别给我爸妈说。”

王锦礼的父母要比王宗才的父母严厉地多,平日里犯了错误,王宗才顶多挨顿骂,他的父亲有时候还夸自己儿子小男子汉,一定程度上默许纵容了他的捣蛋,只是嘱咐他一定要注意安全。可王锦礼根据情节的轻重缓急,少则母亲单打,有时候父母混战双打,一次竟然把王锦礼的屁股打出了好几道血楞,疼得上课时连凳子都不敢坐,只好站着听课。

两人在保密方面达成共识后准备回家,王宗才准备将作业本撕下几张,偷上父亲的打火机,和王锦礼一起去坟地里给奶奶烧纸。

之所以要偷打火机,是因为大人害怕孩子学着大人抽烟,便把打火机放在他们够不着柜子上。有的大人还担心孩子给人家放火,尤其是夏季,成片的麦子黄了,到了收割的时候,只要一个火星子,立马就能打造出美丽的火海。谁家的孩子要是干出这样的事情,等于给他们全家人判了刑,下辈子啥都不用干了,挣钱还债吧。要是再把保护林给烧着,也不用还债了,在牢里过一辈子吧。

正当王宗才回去拿东西的时候,王锦礼却迎来了一个可怕的噩梦——他们俩偷偷摸摸的行径被远处路过的王晓刚看得清清楚楚,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他母亲的耳朵里,母亲气冲冲地拿着一根红柳条棍出来找他。

王锦礼和王宗才是一个太爷(曾祖父),他们的爷爷是亲兄弟。而王晓刚是王锦礼的大伯,和他的爸爸一母同胞。虽然王晓刚的本意是出于对孩子的关心,但少不经事的孩子们早已经将他划入“潘仁美、汪精卫”之类的“汉奸”行列了。

见母亲出来了,想跑肯定是不行的,要是被逮住了,惩罚会加倍,有时候更多。以前他跑过一次,本来母亲平日里是用鞋底抽他的,一般小错误只抽四五下,可跑后被抓住,鞋底换成了红柳条棍,足足打了差不多十下。他至今还记得母亲那句话:“这狗日的成精了,你以为你是孙猴子,我让你跑,看你能跑哪儿去。”

这种加倍的惩罚他早已经领会到其中的痛苦,所以他只好站着,等待那恶毒的红柳条棍一下一下落到他的身上。

可母亲这次开口的句却是破天荒的一句话:“锦礼,你大伯说你们刚才遇到蛇了,你没事吧?快过来,让妈看看。”

母亲这种反常的态度让王锦礼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母亲不准备打她了?要是那样的话,她手里的红柳条棍是干嘛用的?他瞬间反应了过来,母亲肯定是先看他有没有事,然后才准备惩罚他。

这个时候,就算没事也要装成有事。

王锦礼的心里像是钻了一条鳄鱼来回翻滚,血液簌簌地往头上涌,他脑子灵光一动,居然学着白骨精晕倒在唐僧面前的模样,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这一倒,把母亲给吓坏了,只见母亲嗖一下扔掉红柳条棍,扑到王锦礼身边,眼泪哗哗地叫着“锦礼,锦礼……”一边叫一边自言自语:“儿啊,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也不活了。”

母亲的眼泪就好像流不干的江海,唰唰唰流个不停。看着母亲哭地如此伤心和狼狈,王锦礼心里可乐了,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那种滋味,就好比攻坚战时把自己的旗帜插在敌人城楼上时的那种激动,他心里还默想着“让你打我,来报应了吧?这次我急死你。”

母亲王淑珍虽然脾气火爆,但对这个独生子的疼爱,要胜过高老头,不要说要钱,就是要命,都舍得给。虽然平日里王锦礼犯了错,她暴脾气一来,就爱打骂孩子,但看着孩子哭,她的心里也在流泪。在母亲心里,她可不希望孩子跟刘备那个没用的儿子刘禅一样,所谓“慈父严母出孝子”,现在以“恨铁不成钢”的态度下点狠手,对孩子成长是很有好处的。

王淑珍抱起孩子,疯了似的地喊孩子他爹王二一,王二一正在不远的庄稼地里耕地,看见王淑珍哭喊着叫他,连牲口都来不及拴在树上,放下犁把拼命往回跑,好似后面有个老虎在追他。

王锦礼才不同情他们呢,尤其是父亲,别人家的父母打骂孩子的时候,一般都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可他的父母都是唱白脸的,凶起来那个劲,好像要把人吃掉。为此,王锦礼一直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如果真的是,怎么能那么狠心对他呢?

说来王二一确实后悔过,他觉得孩子还小,那个小孩能不犯错,可他又是个怕老婆的主儿,不能跟老婆唱反调。他做过主的是他的名字,他以前并不叫王二一,后来受王宗才父亲王一一的启发,把名字改了过来。王一一在他心里那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他是一一,我是二一,那自然比他高出一截,为此他还经常沾沾自喜,虽然他并不知道王一一的名字是受了老子“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启发而来。

有时候王二一低三下四地求老婆下手轻点,但老婆发起脾气来六亲不认,玉皇大帝下凡、阎王老子来了也不认。王淑珍的观点是,越是疼越能让孩子长记性,以后就不会犯错,要是你心软,孩子真的就白挨打了。

可奇怪的是,王锦礼挨得打已经很多了,但他骨子里的那种叛逆老是会让他好了伤疤忘了疼,只要王宗才叫他,他一般都会积极响应。

王锦礼身上发生的一切,王宗才看得清清楚楚,好在他父母还不知道他掏鸟蛋的事情,这时他已经把纸和火准备好了,但眼前的形势,他知道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去,刮风下雨也要去。

003 关于生世的传言

王宗才如此怀念自己的奶奶,跟一个传言有关。听村里人说,他并不是父母亲生的,而是母亲王雪梅在卫生所里生他妹妹王宗竹的时候正好撞见有人要将刚出生的孩子扔掉。为什么要扔掉,卫生所里的大夫说这孩子是一个意外,这种意外,并不是说夫妻两人还做好打算要孩子的准备,而是一对缠绵的情侣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冲动地过了一夜,之后却发现女方的肚子大了起来。因女方太瘦,孩子也小,所以当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引产了,在当时的农村,那可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只好偷偷生下来,要么送人,要么扔掉。

当时王一一也在,知识分子的良知唤醒了他,他决定领养这个可怜的孩子,虽然王雪梅不同意,因为母乳不多,可能还不够自己的女儿吃,王一一很坚持,说不能看着无辜的生命在自己面前凋零,虽然困难点,但总会有办法的,不这么做,他会后悔一辈子,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王雪梅虽然不情愿,但他知道王一一决定的事情他阻止不了,,两个孩子被一起抱回了家,王一一和王雪梅决定将这个孩子的生世的秘密永远埋在心底,而且统一了口径,对外一致宣称“生了一对龙凤胎。”虽然王雪梅怀孕时平平的肚子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怀的是双胞胎,但说出去以后,大家还真的信了。

可惜的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后来还是被人知道了,具体是怎么知道的,谁也说不清,但肯定不是王一一和王雪梅传出去的,但确这样风言风语地传了起来,一直传到了小小的王宗才耳朵里。

为此王宗才还专门问过王一一和王雪梅,王一一一口咬定,这是没有的事情,让王宗才专心念书,不要听信传言。所以这件事情就这样半信半疑、半真半假地存在在王宗才的心里。

王宗才之所以有这样的疑问,是因为王雪梅有时候确实不太公平,好吃的好好穿的总是先紧着妹妹王宗竹,就是零花钱,妹妹也永远比他多。他抱怨过,但母亲的解释是:“你是哥哥,肯定要让着妹妹。”

实事求是地讲,他们两个到底谁先出生的,连王一一和王雪梅也不清楚,不过在同生的,这倒是事实。夫妻俩一合计,就让王宗才当了老大,男孩子,总该有点担当的,要照顾妹妹。

说来也奇怪,刚抱回来时,王雪梅确实很偏心,母乳总是让王宗竹吃,王宗才基本是开水泡面粉。有一次王雪梅也觉得不忍心,便喂了一口,没想到这孩子含着乳头死死不放,就好像吸铁石的正极碰上了负极,更像是一匹饿狼压住了猎物,直到把奶水吸得干干的,这才罢休。那一次,把王雪梅吸得生疼生疼的,王雪梅再也不敢给他喂奶了。要是王宗才哭得没办法,她就把奶水挤出来盛在碗里给孩子喝。

有时候王宗才一月能喝上几次羊奶。当时村里人流行喝羊奶,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有奶羊,无论是行将就木的老人,还是刚出生时没有足够奶水的孩子,他们都选择喝羊奶,成本低,有营养,时间一长,羊奶成了王家村老老少少的共同的爱好。

王一一知道王雪梅奶水不够,也知道她心里的委屈,就算再公平,可一个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一个是抱养的,那感觉不可能一样。为此,王一一专门省钱买来一头奶羊,他平时要教书,王雪梅忙家务,而羊奶膻味很重,所以要煎沸晾凉以后才能喝。这个任务自然而言落到了奶奶的身上,不论天寒地暑,奶奶每天的羊奶都保质保量,很及时地送到王宗才嘴里,就这样,小王宗才渐渐长大。

王雪梅很少管他,很少骂他,虽然有时候也生气,但一想到没有亲爹妈疼爱的孩子是多么可怜,便又收住了自己的怒气。奶奶也可怜这个孩子,从来不打骂他,只是想着把好吃的好穿的留给他,这样,教管王宗才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了王一一的身上。王一一教育孩子的方式很特别,除了思想教育以外一般是两大招数——罚劳动,罚看书,以罚看书为主。

王家村的人基本上全姓王,从古至今“张王李赵”同姓可以通婚,这个村子本来叫做小王庄,可随着人口规模的扩大,里里外外的人便将村子称作“王家村”。王家村所处的环境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貌,地处宁夏和甘肃交界的陇东地带,沟壑纵横,土地贫瘠,村里人广种薄收,靠天吃饭,虽然日子渐渐好了起来,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让人们越来越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通过学习走出大山,至少以后不用在地里刨食。这是王家村所有父母共同的迫切的愿望。

而这个愿望,在王宗才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他每次考试都是。虽然有些家长羡慕嫉妒恨,临了说一句“人家是老师的孩子,考是应该的”,但这隐约跟王一一的教育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尤其是罚看书,每次指定书目,定好页数,让王宗才严格执行。

但无论如何,这个传言慢慢在王宗才的心里扎了根,每次受到虐待的时候,他都会想起这件事,想起自己的奶奶。奶奶是关心疼他的,可惜年事已高,在王宗才五岁的时候永远离开了他。

在王宗才的记忆里,奶奶全是花白的头发,破烂的衣服,如核桃皮般的脸和手,常年四季忙着一些重复的活儿,除了奶羊这一套活以外,就是帮着做饭,扫地,烧炕,喂鸡喂狗。以前他难过的时候就扑到奶奶的怀里哭上一顿,哭完了,奶奶就给他洗脸,他便又高高兴兴地忙活去了。可现在呢?他难过的时候,奶奶在哪里?

正因为这样,他每次难过的时候,更加怀念奶奶,好在奶奶病危的时候,王一一叫人来给老人照遗像,他死活央求着父亲给他洗了一张五寸的出来,这张照片一直揣在王宗才的怀里,在离他心口近的地方,从未离过身。

004 燃烧的麦草垛

奶奶的坟地并没有在自家的地头上,而是在王晓刚家的地头上,虽然分了家,但毕竟是一个根上走出来的血脉,老人死后埋在哪里,那是看风水的阴阳说了算。

坟地比较偏,而且没有连着大路。王宗才先是哭了一顿,哭完后磕了几个响头,然后便准备烧纸。他虽然烧纸不是头一回,但除了王锦礼,没人知道这件事。点着以后,火烧得正旺,可这时候,谁曾想,居然刮起了风,这风来得太突然,吹得他眼睛睁不开,等到风小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闯了祸。这火居然点着了王晓刚家的麦草垛。好在周围没有别的可燃烧物相连,风吹了一会儿也变得缓了,但通天的火焰还是引来了村里人,他们一传十十传百,不一会儿,一堆人提着水,拿着工具便来灭火。

王晓刚是出了名的精明人,过日子精打细算那是出了名的,别人的账都是一毛一块地去算,他家的账,是一分一分去算。现在把这个麦草垛点着了,还不知道王晓刚会怎么对付他。不过这个时候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在激烈燃烧的火光中,他突然变成了卖火柴的小女孩,好像看到了奶奶,她正在烈烈的火焰里朝着自己招手,在叫他的名字。进入幻境的王宗才居然禁不住叫了几声奶奶,还禁不住朝着火光中的奶奶走去,他似乎感受不到那滚烫的温度,大火差点烧着他的衣服,要不是救火的人及时赶到,他这会儿怕是已经被烧着了。

王晓刚是赶来的,他一把将王宗才抱到一边,然后嘴里捣鼓着“我的个妈呀,我一个月的烧火柴就这么没了,我的个妈呀,这让我怎么活呀?”

同时赶来的还有王一一,他估摸着肯定是王宗才惹的祸,但这时候他顾不上责打孩子,救火要紧。

火终被扑灭了,大人们议论纷纷,虽然平日里都夸王宗才学习好,但玩火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说小点会造成财产损失,说大了会闹出人命的。很多人都在暗暗责怪王宗才,说这孩子没管教,好大的胆子,但好心的人还是多,都对王宗才说道:“宗才,以后可不能再干这样的事情,很危险的。”

火扑灭以后,王一一并没有急着教训王宗才,而是先给王晓刚道了歉:“大哥,都是我不好,没管好孩子。”王晓刚故作难色,这草垛不能就这么没了,多多少少得有个说法。王一一知道他是个精明人,肯定想要点赔偿,便给了他五块钱。虽然只有五块,但王晓刚已经很高兴了,这草垛子虽然大,但在村里到处都是,根本不值钱。王晓刚得了便宜还卖乖:“毕竟是一个村的,这五块钱虽然少,可我也不是那计较的人,只不过以后一定要小心,这可不是马马虎虎的事情。”

本以为王晓刚已经把话说完,可没想到,他走了几步突然又折返回来,对王一一说道:“这王宗才掏鸟蛋掏出了蛇的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宗才这孩子可得好好管管了,要不然准得惹出麻烦。”

对于掏鸟蛋,王一一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只是遇见了蛇,确实比较危险,好在王宗才看起来没什么事,完全不像是被蛇吓过的样子。

整个救火的过程中,王宗才杵在一旁一言不发,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他似乎已经做好了承受一切惩罚的准备。

见大人陆续散去,王一一便将王宗才带回了家。虽然王一一很生气,但孩子毕竟不小了,不能让他在众人面前丢面子,失尊严,这样的教育方式也是不对的。他也没打算体罚王宗才,可他回头越想越担心,这次幸好没出什么大事,万一真出了事,谁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

回家以后,王一一给了王宗才一个响亮的耳光。王宗才虽然很疼,可是他没有哭,因为王一一很早就教育他,做错了事,作为男子汉,就要承受因之而出现的种种后果。虽然王宗才并不明白男子汉的到底是个什么概念,但自己确实做错了事,如果确实受了冤屈,这会儿说不定早都哭出来了,毕竟是个孩子。

从小到大,王一一只打过王宗才两次,除了这一次,还有一次是王宗才和妹妹捉迷藏的时候弄乱了他的书房。说来也怪,王一一不知道是不是知识分子的心理在作祟,他从一开始,就专门把自家的房子腾出一间做了书房,在书房里,他度过了所有茶余饭后的时光,甚至一有空闲,他就钻进书房,有时候甚至连饭都不吃,有一次王雪梅叫他吃饭,两人为此还吵了一架。王雪梅生气地说:“你这么爱书,干脆娶书当老婆算了,娶我干嘛?我看你以后钻进书里别出来了。”事后王一一道了歉,但他爱书的习惯始终没变。

此外,他给两个孩子的枕头底下风别放着几本书,虽然孩子觉得这硬生生的东西很不适合做枕头的垫子,而王宗竹也从来没翻过,但王一一也没指望她翻书,他心想,孩子哪怕不翻书,但只要能摸一摸,也能增加一点人文气质,培养和书的亲昵感,这对孩子的成长很有帮助,甚至很重要。

在王一一的心里,这普通的书房是他心里圣洁的地方,好像里面藏着的不是书,而是价值连城的金银珠宝,连王雪梅进进出出都要得到允许。里面有各大家的名著,中国的,世界的,只要他能买到的,基本上都囊括进这个书房里了。王一一的工资,除了照顾家里人生活,就是买书了。

此外,书房里还有几本养蜂的农书。起初结婚的时候,王一一知道王雪梅爱吃蜂蜜,所以专门养了几窝蜂,时间一长,和蜂蜜也有了感情。可蜜蜂不好养,要定期清除蜂巢里的蝎子、狗咋咋,还要防着大黄蜂。其实这些都不是致命的,有一次过冬,他养的几窝蜂好像得了什么烂指病,死得只剩下半死不活的一窝了,此后,王一一便买了养蜂的书来看。

有一次,王宗才和王总竹捉迷藏,正好碰见书房的门没锁,王宗才便藏进去了,知情后的王一一扇了王宗才一巴掌,本来也要打王宗竹,可王宗竹跑到王雪梅身边去了。

005 无辜的老母鸡

王宗才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打他,父亲也没给他说,只是严厉地告诉他:没有他的允许,不可以进他的书房。

这一次王宗才挨了耳光,本想着父亲要罚他看书了,可没想到,父亲却问他:“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因为我犯了错。”王宗才回答。

很多孩子这个时候可能任凭大人怎么问都一言不发,可王宗才不是,他大胆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王一一蹲下来,目光和王宗才平行,他看着孩子的脸肿了,才意识到自己这次下手有点重了,虽然心里有些自责,可也该让王宗才长点记性。他两只手摸着王宗才的两个耳朵说道:“孩子,我打你因为你犯错不假,可是,你想过事情的严重性吗?要是弄不好把你烧着了,你说我上哪里找这么聪明的儿子去?何况,给祖先烧纸,那是有讲究的,不是你想烧就烧的。”

王宗才点了点头,王一一继续说道:“孩子,父亲这次打了你,你以后不能再犯第二次,就算你想烧,你告诉爸爸,爸爸可以陪你去,好不好?爸爸也懂你的心思。”

王一一的一席话,让挨了打的王宗才反而没有一点伤心的感觉了,他绷紧的神经放松了,虽然在他心里,父亲没给过他多少特别的爱,但他尊敬父亲,甚至有些敬畏,父亲的话,总是能说到他的心坎上。

王一一本想就此打住,批评的话不能说得多,要适可而止。可他突然想起掏鸟窝的事情,又叮嘱道:“宗才,以后掏鸟窝,要先注意观察,如果真的有蛇在鸟窝里,成年鸟肯定会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麻蛇有剧毒,以后一定要多留意。”

王宗才回头一想,当时还真有麻雀在枝头叫个不停,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些逻辑,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冒冒失失了。

批评完了,王一一便安慰了几句,问道:“说吧,今天你想看什么书?”

王宗才没想到这次王一一竟然开明了,还让他主动挑书,王宗才很崇拜孙悟空,便说想看《西游记》,王一一同意了,他从书房里拿来了书,让他看20页,不懂字的可以查字典,也可以问他,看完后要给他讲一遍,还叮嘱王宗才注意保护书籍,别弄脏弄破了。

王一一对王宗才的教育是比较成功的,因为从小受他的影响,现在才三年级的他却已经认识了好多字,读了好多课文,要是忽略年龄和心理差,他现在觉得比得上一个五年级的学生。

当王宗才准备看书的时候,王雪梅便找王一一问了问情况,得知没有危险,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王一一拍着王雪梅的肩膀说道:“雪梅,宗才长大了,懂事了,我们俩没白疼他。”

可能是天意,自从收养了王宗才以后,王雪梅一直没有再生,她既没有做出节育手术,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而王一一和没察觉到任何异样,可王雪梅的肚子就是大不起来,王雪梅曾想去医院检查,可王一一拒绝了:“可能是上天看见这孩子可怜,想让我们好好对他吧。”之后这件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王宗才这边平息下来了,可王锦礼的家里那边却正在上演闹剧,王锦礼任凭父母怎么叫就是不醒来,父母着急地去请乡村医生,可医生正好出门给人看病了,一直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回来,医生回来后听说是孩子受了惊吓,让他们不要担心,休息一下就好了,可王二一死活都要让医生到他们家去一样,差点给他跪下了。医生来了以后检查了好几遍,可愣是没查出任何问题,他便掐王锦礼的人中,捏他的鼻子,王锦礼实在憋不住,这才咳出了声。

王二一和王淑珍高兴坏了,要强留医生在他们家吃饭,还说要杀一只鸡犒劳他,出诊费该收多少就收多少。医生本来不好意思,但既然主人家都提出来了,干脆顺手牵羊,不过杀鸡就算了,诊费也一文不收,他的条件是让他带走一只鸡。王二一心想这也有点狠了,杀了鸡,除了犒劳他,还准备为王锦礼改善伙食,这下可好,连鸡毛都要被人带走了。

可话已出口,王二一只好从鸡舍里逮出了一只鸡,本想逮一只瘦的,可偏偏那些瘦鸡活蹦乱跳的逮不住,而偏偏那只肥硕的下蛋的鸡却一动不动。王二一舍不得,可他却听得医生说:“你要是逮不住,你出来我来逮。”

王二一那里肯吃这种亏,要是真让医生逮,那肯定得逮走比这只下蛋鸡还肥硕的鸡,干脆他自认倒霉了,把那只下蛋鸡抱了出去。给鸡爪子绑上绳子,塞到一个塑料袋子后,医生背着药箱,美滋滋屁颠屁颠地离开了。

王淑珍看出了他心里的不快,安慰说:“都是一个村的,孩子醒过来比什么都强,再说我们是有求于人,吃亏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便又火急火燎地围在孩子周围,问孩子想吃什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王锦礼感觉这次装过火了,被骗走了一只鸡,可只要不挨打,比什么都强,鸡肉可以不吃,但打一定不能挨。而王淑珍似乎已经忘记白天发生的事情了,她全然没有要责打孩子的意思。见孩子没事了,王二一这才放心地去了地里,继续他未完的劳作。

很快,夜幕降临。

王一一来检查王宗才的作业,王宗才早都看完了20页书,他觉得里边的故事精彩极了,都讲得是孙悟空如何斩妖除魔的,读着读着反而被故事的情节迷住了,全然不像是因受罚而看书,反而像是自己兴趣之所在。他一页一页地读着,很多就读了规定受罚的页数,但他没止住,又往下看了一些。

006 爱叫的大黄猫

王一一从来不问他又认识了多少生字,学了多少新词,而是问他到底从故事中读到了什么。王宗才读得是孙悟空大闹天空这一段,读后有几个问题,以前王一一给他讲过,世界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孙悟空这么厉害,可都逃不开如来的手掌心,那么三界之中,谁又来克法力无边的如来?

王宗才能说出这些,王一一已经觉得很高兴了,不过为了启发王宗才的思考,他还是摆出了自己对大闹天宫的看法。在王一一看来,读一本书,首先要读了解作者,孙悟空在《西游记》中是接近作者的人物之一,吴承恩出生在一个下级军官沦落为小商人的家庭里,年轻时热衷科举,但屡试不中,直到40随时才补上一个“岁贡生”,54岁时迫于母老家贫,屈任一个县里的小官,但性格倔强,不喜逢迎,一年后便弃官归乡,后专心著述。作者借孙悟空大闹天宫表达的是曾自认怀才不遇却热心科举,可被无情现实浇灭了心中的理想,于是他转而以专心著述来排遣心中苦闷,实现自己的抱负。对应到文中,就是孙悟空反天庭不成,转而保护唐僧取经,以另类的道路来成就自己。

王宗才虽然觉得这种想法很独到,也很新鲜,但他还是能够理解王一一说的话,毕竟,他才读了一点皮毛,而王一一,将《西游记》读了不下八十遍。

王一一从来不敢相信,王宗才能有如此的理解力,但眼前的王宗才,确实有些天赋异禀,他一言一行中都透露出和同龄孩子不同的特点。

就这样,日子慢慢恢复了正常。可王宗才那里闲得住,他又找王锦礼去掏鸟蛋。

王锦礼想去,可挠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让母亲信服的理由,王宗才问他到底想不想去,王锦礼说想去,王宗才便附在他耳门上低声说道:“这还不简单嘛,你就说你去上厕所,你妈管天管地,总不能管你拉屎放屁吧。”

这个借口好是好,可是不实用,因为自从上次出事后,他每次上厕所,母亲都会看着他,免得他又出去闯祸。

一个办法不行,王宗才一皱头,便又生出一个妙计:“你就说你去我家找我为你辅导功课。”

王锦礼觉得这个办法可行,要知道,王淑珍和王二一都盼着他能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可遗憾的是,他们夫妻俩虽然上过几天学,可和文盲没什么两样,教孩子写阿拉伯数字,读一读基础的拼音,学简单的加减乘除还行,一旦碰上稍微有点难度的题,他们便大眼瞪小眼了。

王锦礼向王淑珍说了自己的想法后,王淑珍很犹豫,要是放他去,可谁能保证他不干什么出格的事情,何况,刚才有人喊王锦礼,她也听得清楚,不过要是不让他去,万一真的耽误了功课,那就等于耽误了孩子,可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总不能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王淑珍说道:“锦礼,你去吧,不过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干什么坏事,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得到母亲的允许,王锦礼像是被判了无期的犯人被释放出狱了一样,心里乐开了花。他背上书包便出去了。

王锦礼出去的时候,没想到他们家的大黄猫也跟着出来了。这猫有个毛病,就是有时候喜欢叫,打娘胎里生下来就那样。王宗渐害怕大人循着猫叫声发现他们,便让王锦礼把猫打发走,可王锦礼打保票,只要有他在,猫不会叫的。

王宗才带着疑问:“你敢保证?可别让猫坏了我们的事。”

王锦礼拍拍胸脯:“放心吧,我喂大的猫我还不了解嘛。再说,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四年了,它现在可是我亲密的伙伴。”

王宗才打趣地说道:“怎么,比我还亲密啊?”

王锦礼压低声音嘿嘿笑了几声:“你跟它之间没有可比性,不过有些地方你还真不如它,比如我每天都可以搂着它睡觉,我能搂着你睡觉吗?到了冬天,猫还能给我取暖,你能吗?主要的是,有些话我不能说给人听,我可以说给猫听,这四年来,它可知道我不少秘密。”

想起能取暖,能搂着睡觉,能当成倾诉的对象这三种好处,王宗才也羡慕起来,以前王宗才也希望家里能养一只猫,可王雪梅不喜欢猫,觉得猫身上细菌太多,怕感染孩子,而且他们家也没来过流浪猫,所以这种想法只能泡汤了。不过这个时候,王宗才却对这只大黄猫很感兴趣,他以命令式的口吻让王锦礼给他讲讲大黄猫的事情。

对于这种命令式的口吻,王锦礼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也津津有味地讲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王二一家没有猫,可是后来来了一只流浪猫,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农村,有时候猫生了崽,主人就会卖掉或者送人,要是卖不掉或者送人没人要,主人就会把它装在袋子里,带出去在路上放掉,任它自生自灭。这个时候,猫都会就近自寻主家。

可这只猫偏偏谁家都不去,就爱蹲在他们家门前的土墩子上。王淑珍老是爱拿着猫跟人作比较,她老觉得这只猫就像是一个弃儿一样,每次出去干活的时候看见猫的时候,总是很可怜它,而且村里人有个习俗,有野猫和野狗到你们家,那是一种祥兆,这种可怜它的心理加上迷信,王淑珍便每天吃饭的时候弄些食给它,有时候是一块馒头,有时候是小半碗苗条,也有时候,他吃王锦礼掏鸟窝时拿回来的鸟蛋。

但并非所有人碰见这种事情都会向王淑珍一样,尤其是王晓刚,流浪猫被直接赶走,可恨的是,中午来的一只流浪狗,晚上已经到了他们家的餐桌上。

时间长了,这猫完全把王淑珍家当做自己的家了,随意出入各个房子,王淑珍家里的老鼠不见了踪影。大概过了一年,这只猫生下来三个猫崽,一只纯狸猫。一直黄猫,还有一只狸黄相间,王锦礼这只狸黄相间的,可惜一次他们家来了一个客人,竟然没发现熟睡的小猫,一屁股把猫给压死了。王锦礼心疼了好一阵子,后来王锦礼看中了狸猫,但天有不测风云,狸猫在刮大风的时候,被一块落下的砖块砸死了。就剩下猫妈妈和这只黄猫了。

007 劳而不获

这只黄猫颜色很纯,就是爱叫,但只剩下它了,王锦礼有事没事就去逗它,喂它,时间长了,猫也有了人性,只要王锦礼在,猫就不会叫,后来猫妈妈也不见了踪影,王锦礼很疑惑,王淑珍告诉他:“猫知道自己快死的时候,都会离家出走死在外面,这是猫的一种天性。”

听着王锦礼说完了,王宗才打趣地问道:“假如有,这只大黄猫被人陷害了,你怎么办?”

王锦礼这时候来了劲了:“我肯定要跟他拼命,这不等于从我身上割肉吗?”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了一段,这时王锦礼才意识到,光顾着说猫了,难道真的又要去掏鸟蛋?

王宗才告诉他,就去掏鸟蛋,不过今天不去崖面子,去他前几天偶然间发现的一个地畔里,高不超过两米,而且下面是平地,丝毫没有任何危险。

王锦礼还是害怕再遇到蛇,虽然碰到蛇的并不是他,但他受惊吓的程度却远远大于王宗才,谁让他天生就胆小呢?

王宗才因为上次得了父亲的提醒,所以这次,还是他亲自上阵,让王锦礼远远看着就行,要是掏出鸟蛋来,正好可以喂猫,要是再掏出幼鸟来,猫可要饱餐一顿了。

听着对猫有好处,王锦礼终还是兴趣盎然答应了。不过他还是问道:“如果真是幼鸟,会不会有些太残忍了?”

这种想法王宗才也有过,但王一一给他讲过,麻雀以前和苍蝇、蚊子、老鼠同属“四害”的行列,糟蹋粮食很厉害,再说了,它的繁殖速度也很快,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两人走在路上,却迎面碰上了王宗渐和他的父亲王回春,这个王回春,就是给他看病的医生,王锦礼想起他们家的那只鸡,心里一肚子闷气。

这王回春和王一一是亲兄弟,王一一老大,王回春老二,王回春有两个孩子,长子王宗渐,次女王文竹,他们的名字都是王一一给起的,王宗渐,那就是“王总监”,这也是一个出人头地的名字,至于王文竹,是参考了他的女儿王宗竹,王宗竹的意思是“王总助”,而王一一希望王回春的女儿以后能好好学习,也成为一个文化人,所以起名王文竹。

王宗才首先笑嘻嘻地向王回春问了一句:“叔叔好!”紧接着又问了一句“哥好!”虽然王回春是王一一的弟弟,但他结婚早,所以王宗渐比王宗才大一岁,但他们目前都上三年级。王回春冲着他笑了笑,王宗渐没搭理他。就在即将擦身而过的时候,王宗渐却趾高气扬地说道:“锦礼,你们家的鸡真好吃!”

见他们走远了,王宗才责问王锦礼:“你怎么不向长辈问好呢?我爸都说了,见了长辈要问好。”

其实放在以前,王锦礼见了长辈也问好,这是王宗才亲眼所见的,可这次却是个例外。

王锦礼呲着牙说道:“这个王回春坏透了,要是吃了你们家的鸡,看你还会不会问好?再说了,那个王宗渐跟他爸一个德行,你不是不知道,他在学校里是怎么欺负学生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叫他一声哥。”

王一一告诉王宗才,说长辈坏话是很不好的,可这时候王宗才也神气起来了:“要说我叔叔坏,我看你大伯更坏,全身上下一副汉奸模样,要是没有他告密,我们能受这么多冤屈?”

王锦礼嘟着嘴:“反正没一个好东西。”

不过这时候王锦礼也纳闷,他问王宗才:“你说这王宗渐和他爸爸干啥去了?还拿着绳子,这是要干什么呀?”

“肯定是打牧瓜去了,这还用问。”

牧瓜是一种极耐旱的植物,生长在悬崖边上,它的果实是圆形或者椭圆形的,外壳比较坚硬,撬开外壳以后,里面有很多籽,将籽的皮去掉以后,里面的瓤可以吃,香甜可口,孩子都很喜欢。

其实王宗才和王锦礼也吃过,虽然他们从来不允许到悬崖边上,悬崖边上土质松软,一脚踩空就一命呜呼了,就连大人都没有十足的安全把握,所以孩子被明令禁止,不可以去打牧瓜。而且这个牧瓜即便是打下来,也全部滚到沟里去了,掉下去一般就找不着。

对此,王一一三令五申,掏鸟蛋可以,但王宗才和王宗竹谁都不能去打牧瓜,此外,碰见别的孩子去,要尽量劝着,这些,王一一都记在心里。

虽然危险系数很高,难度很大,可王锦礼时常念叨,有一年,王二一便亲自去打了几个给王锦礼,王锦礼当然没有忘记王宗才,他们一起分享了难得的美食。不过王宗才在学习中确实帮他很多。

对于这种高危活动,王回春当然也知道其中的危险性,可王宗渐想干什么,他从来都是顺从的,要多少零花钱就给多少,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在别人家里,杀鸡宰羊那是有规矩的,比如过年或者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或节日,但在王宗渐这里,根本没那么一说。他想吃什么,王回春就给做什么,想要什么,王回春就给买什么,王宗渐和妹妹王文竹的玩具加起来比王家村所有孩子的都要多。

更让王宗才和王锦礼羡慕的是,王宗渐和妹妹从小到大什么活都不干,倒不是不能干,也不是不会干,而是王回春和王秀蓉根本不让他们干,怕把孩子累着了。但王宗才和王锦礼就不一样了,要干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尤其是王锦礼,几乎都快成了家里的小劳动力了。只要他一得空,王淑珍就让他擦桌子扫地,虽然他并不乐意,可为了不挨打,只能处处遵从了。

王宗才和王锦礼到了既定地点,王宗才将马刺伸了进去,可什么都没有,倒是惊出一直长腿的蜘蛛来,王宗才爬在鸟洞口一看,里面空空如也,想必是被同村的孩子抢了先。不过他倒是好奇地抓起了长腿的蜘蛛把玩了几下,放生了。王一一给他讲过,这种长腿的蜘蛛根本不咬人,也没什么毒性,

掏鸟蛋的事情落了空,王锦礼便问王宗才接下来的打算,王宗才提议,那就干脆去看看叔叔和哥哥是怎么打牧瓜的,不过不到跟前,远远看着就行,反正能看清。

“为什么不到跟前去呢?”

“别去,去了人家还以为我们是享受现成的。”